意大利发现石棺 可追溯到公元前6世纪
来源:意大利发现石棺 可追溯到公元前6世纪发稿时间:2020-04-06 03:19:20


香农·蒂耶兹直接参与了中国学者公开信的刊发工作,她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尽管公司总部已经搬到美国,但他们始终为自己可以发表来自世界各地的声音而感到自豪。特别是来自亚洲国家的观点,当然也包括中国学者和记者的声音。香农说,当如此庞大的中国学者群体试图向美国传达一个统一的信息时,美国应该对此表示关注,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。

“中国原罪论”不值得一驳。世界卫生组织以及美国、欧洲、中国等各国科学家的研究早已表明,新冠肺炎疫情虽然始发于武汉,但病毒不一定源自中国。有美国科学家认为,病毒可能已经在人类中传播了数年,甚至数十年。新冠病毒源头问题虽然尚无定论,但这是一个科学问题,理性的做法是把它交给科学家去研究,听取世卫组织的专业意见,采用中性的名称,而不应炒作病毒来源问题对中国进行污名化攻击。

美国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4日发布的新冠疫情最新统计数据显示,美国确诊病例已超过30万例,是目前全球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。数据显示,截至美国东部时间4日15时50分(北京时间5日3时50分),美国确诊病例升至300915例,死亡病例8162例。今天,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官网发布文章《“自知者不怨人” ——一名中国驻法国使馆外交官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观察》。

“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,中美合作非常有必要!”在采访中,香农·蒂耶兹强调说,特别是在科学层面,中国的科学家和医学专家们在病毒研究方面已经先行一步,积极开发研制治疗方法和疫苗。目前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和政治分歧众所周知,使得政府之间的合作变得困难重重。但这并不能阻止流行病学家、医生以及药物科学家就人类当前所面临的最紧迫的问题展开合作。正如中美学者在各自发表的公开信中所说,这样做都是为了挽救生命。

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以近乎惨烈的方式证明,人类是命运共同体。唯有团结合作,才能共克时艰。但在西方舆论中,总有人喜欢把疫情政治化,对中国进行无端指责和污名化,把中国当成“替罪羊”,向中国“甩锅”。

北海道新冠肺炎确诊人数曾经一度居日本首位。截至北京时间5日18时,北海道累计确诊194例,在日本47个都道府县中居第七位。日本国内累计确诊3743例,东京都确诊数最多,累计确诊1034例。【环球时报-环球网报道】美国近百名前高官、学者于当地时间4月3日发表公开信呼吁中美合作抗疫。此前一天,中国百名学者在《外交学人》(The Diplomat)杂志上刊发致美国社会各界联名公开信,呼吁全球团结合作,反对将新冠肺炎疫情政治化、污名化。有中国学者透露称,欧美主流媒体和智库网站曾婉拒刊发该信。那么,《外交学人》为何最终决定刊发?对此,该杂志总编香农·蒂耶兹(Shannon Tiezzi)5日独家回应《环球时报》记者称,当如此庞大的中国学者群体试图向美国传达一个统一信息时,美国应该对此表示关注。而且,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,中美合作非常有必要,这样做是为了挽救生命。

王文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虽然美国学者在公开信中仍对中国前期抗疫颇有微词,但总体看,仍是对中国学者公开信的侧面回应。这说明呼吁两国合作是疫情下两国知识精英的共识。我们需要团结更多人,并把这种共识扩大,不仅转化为全球共同抗疫的力量,并要使其成为后疫情时代中美关系转缓的新兴力量。王文介绍说,在选择中方代表时,充分讲求地域、学科的代表性,不仅局限在某单一国际关系学科,也不限于北京、上海等大城市。这样选择是为了充分反映中国知识精英主流的平和、客观、理性与包容。

中国能在较短时间内遏制疫情发展,避免出现众多人员感染和死亡,是因为我们把人民的生命、健康放在抗击疫情战略的首位,不惜让经济停止下来,损失数万亿人民币GDP,投入数千亿人民币的资源,集中全国力量支援武汉、支援湖北才取得的,而不是靠隐瞒数据、低估死亡人数。因为这么做既无意义,也无可能。用这种手法攻击中国更显得荒谬和无耻!

最近,我们看到欧洲媒体炒作中国出口欧洲的口罩、检测试剂质量低劣问题,一时引起轩然大波。我们向中国驻西班牙、捷克、荷兰等国使馆了解情况。他们表示,经向驻在国有关部门了解,原因不是质量问题,而是外方使用操作不当,或是把不同种类口罩适用范围弄错。相关国家政府已做出澄清。但西方媒体只报道出现问题,不报道后续澄清。这类事件若发生在西方国家,只会被当作技术问题来看待,最多是商业纠纷。但出现在中国身上,就会被说成是政府的错,即使发生的事情只是商业采购行为,与中国政府无关。由此可见,媒体报道的着眼点不是为了披露事实真相,而是借此打击中国。因为他们认为,中国近期向世界各国提供防疫物资,扩大了中国影响,是在搞“口罩外交”、“影响力外交”、“宣传外交”,他们想诋毁削弱中国的工作效果。如果不愿看到中国影响力上升,那就应该加把劲,自己做得更多、更好。

中方公开信的发起协调人、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5日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采访时透露,在中方公开信发表前,曾与美国公开信名单中的两位人士沟通,希望能有“中美学者联名呼吁”,但未果。公开信完成后,中方曾想发表在美国智库官网上,遭到婉拒。中方还曾联系欧美几家主流媒体刊发该信,但均被婉拒,或多日不予回应。王文说,从这点来看,他非常赞赏《外交学人》的包容与开放。